没错,我就觉得人见人爱的安迪是个婊

作者:孟大明白

压死我对安迪最后一丝忍耐的是回看第一季时,有这么一个片段:樊胜美去尊爵会陪曲连杰喝酒,安迪去找她。樊看到安迪背的包,”哇哦“了一声:”爱马仕啊!”

安迪而不改色地说:“哦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。”

当时我的心情——想揍人!

一个大企业的CFO,一个年薪七位数的女强人,一个混过华尔街以见多识多著称的——女人!不认识爱马仕是什么玩意?装B也要讲基本法好伐?

这段不由让我想起刘涛在多年前的《非常静距离》时谈起她婚礼前夕通知闺蜜,闺蜜问她老公是做什么的?刘涛惊诧地说:“要不我帮你问问?我要像她那样问那么多,也许这段感情就要错过了。”

心疼多管闲事的闺蜜,也理解正午为什么要找刘涛演安迪。

为了突出安迪的“仙女”特质,作者是煞费苦心,为她保驾护航。她有一个大富豪忠犬老谭,每天不干正事就为她跑前跑后,帮她找弟弟,帮她揍男友,24小时待命接她电话听她倾诉,这富豪竟没有配偶吃醋,安迪可以去知乎回答这样的问题:“拥有马云这样随传随到的男闺蜜是什么感受?”

明明老谭是安迪的老板,安迪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却说出这样的话:

“老谭,你帮我准备一下开会的资料。”

“老谭,下午的会我不去了,你代我去一下。”这都是台词中出现过的。

别的人都有实实在在的烦恼,只有她是自己在那儿自寻烦恼,除了家族遗传性精神病有可能发作算是值得烦恼的事,其它都是些什么呢?比如说:

别看她出生在一个小乡村,外公却是位大画家,在上海给她留下三所豪宅,无数古董字画,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

生父不是农民工人,偏偏是NB经济学家,跺跺脚中国经济就要抖三抖。生父苦求她接受外公遗产,她傲然不受,等生父现任妻子来要财产,她立刻去做了DNA鉴定,接受这笔巨资,并且对给予遗产的人没有一丝好脸色,这就是安迪的傲骨。

她名校毕业,智商卓群,所以每次说话都夹杂着简单英文单词,比如“WOW,MY GOD,OK”之类的,比关关那个爱蹦英文单词的相亲对象好象也没高明到哪里去。

她不能与人亲密接触,所以前未婚夫奇点一碰她就全身僵硬,连累演奇点的祖峰被骂猥琐男。

但碰上一身肌肉,英俊潇洒的小包总,安迪的亲密不应症奇迹般地痊愈了,可以接吻了,可以拥抱了,也可以滚床单了,为什么不能坦白说自己是颜控呢?颜控不丢人的。

她守着一个惊天大秘密,那就是她的家族精神病史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隐匿了李自成留下的藏宝图,要么她就是天皇巨星或者朴槿惠本尊。

为了不让包总的母亲,她的未来婆婆知道这个秘密,安迪以做空包家财产威胁她,并因此间接致包太死亡。可这么重大的秘密,不但老谭、老严、奇点、包总、魏国强、福利院院长都知道,安迪还主动告诉了22楼的其他三位邻居,她不知道女人最爱传闲话吗?

有理解安迪的观众说她是西方思维,懂得人与人的界限,既然懂得保护自己的隐私,就更该知道不去触碰别人的隐私,为什么她就可以在公共走廊装监控,监视其他邻居的一举一动?

犯安迪者,虽远必诛,管你是未来婆婆,公司同事还是邻居男友,别人敢多瞅安迪一眼,管教他灰飞烟灭,不知怎么死的,比武林霸主还武林霸主。这个我们后面一一细说。

电视剧为了给安迪挽回形象做了大量修补工作,书中她几乎是刚和奇点提分手话音未落就和小包总无缝连接,大概就隔了一两周吧,当然谁让这俩有钱男人就是要死缠人家呢?

被她训斥的下属是跳楼自杀,电视剧中改成了过劳昏迷,这样就减轻了安迪的原罪,反正无论下属是死是活,老谭都会先心疼地安慰安迪:“你没有任何错。”

是啊,谁让那个不懂事的笨下属惹公主生气了呢?他的死轻于鸿毛且不识时务。

安迪生活中最大的烦恼是:啊,怎么一笔巨额资产非要给我?我不想要我不想要,我还是要了吧!

啊,钻石王老五只宠我一人,可是他妈很讨厌,好在及时死了,死了就死了吧!

啊!·我不想结婚不想谈恋爱,我就想孤独终老,可是我未婚先孕了,非要跟我结那就结了吧!

啊!别人知道我家有精神病史怎么办?我不想让他知道的人,他就得消失,果然他消失了。

剧里关关的男友改名谢童,职业也换成了摇滚歌手,相信整个结局都要大改。

因为如果按原著拍,安迪是怎么也无法维持这一身浩然正气了,还有她的帮凶包总和曲筱绡,正是这个原著的结尾,让我对22楼的富人阶层瞠目结舌,大开眼界。

以下不算剧透,大家可以放心看书里是怎么写的。

关关男友谢滨是个警察,和安迪有着类似悲惨的童年,对人有疑心病,但不幸的是,他不是作者最爱的女主,没人会同情他理解他。偶然一次他碰到了安迪,他下意识地躲了一下,于是安迪认为谢滨一定是利用警察身份在调查她。

这里充分体现了安迪公主的自恋,第一谢滨不是曲筱绡有调查病,没事吃饱撑的调查女朋友的一个邻居;第二安迪不是蓝血贵族也不是在逃刑事犯,刑警私自调查她的遗传病史能卖钱还是能立功?况且她这病史已经快有十个人知道了,怎么又重新成了国家机密了?

于是呢,小包总就利用他的关系网,把谢滨搞到了基层,他的原话是:

“我最终找了魏先生(就是魏国强,咦?说好的不稀得认魏国强这个爸爸,怎么用他的时候毫不手软呢?)你知道的。我本来要求他把谢滨公职去除,以绝后患。但他说做事不可太绝,以免谢滨丢掉好不容易挣来的公职后变得一无所有,索性铤而走险,逼上梁山的事不能做。他说他会处理得让谢滨明白以后不能对你轻举妄动,也不再有资源对你轻举妄动。过后,他对我说,把谢滨调去派出所做片警了。”“他这种人不舍得任性跳出稳当的公门,恐怕他这一辈子都温水煮青蛙,无法翻身了。除非他做了谁家的乘龙快婿,否则这辈子都无法对你构成威胁。”

听听口气,真的很像祈同伟他老丈人呢!又是权力的一次小小任性,轻易就毁掉一个草民的人生。

最重要的是,他们不觉得不安,作者还借小包总的嘴警告那些不谙世事的读者:

“或许会有一些傻逼装外宾,说谢滨公器私用跟踪你,你不也一样公器私用打击谢滨?你别甲醇了。但只要稍微有些脑筋拎得清的人就不会这么想,如果我们有申诉渠道可走,我们有证据有证人,通过正当申诉照样可以让谢滨单位把谢滨处理了,一样的结果。我们无非是无奈之下的私力救济而已。”

我就想问问他们这么有底气,怎么不走正规申诉渠道呢?书中写安迪稍有不安,但俩人对草民的命运聊了几句,很快又开始调情了。

他们不但在工作上整谢滨,关关也被连坐,在邱莹莹婚礼上,安迪联合22楼所有人包括赵医生,孤立关关,曲筱绡找打手殴打谢滨,安迪揪住谢滨,赵医生在旁边打太平拳助兴,喊着“有种别反抗,挨小曲三棍子”。这些嘴脸要是真按原著拍,人设全得崩。

最后的结局是谢滨只有辞去了警察工作,做了一名海员,关关被迫与他分手,看着流眼泪不舍的关关,安迪和樊胜美对视叹息,曲筱绡一笑。

还有我一直觉得《欢乐颂》让人很纳闷的点,无论写多少互相帮助的戏份,你都不会觉得这几个人是真姐妹。《老友记》也撕逼,那是好朋友的撕逼;《欢乐颂》和《小时代》一样,只有撕是真心实意的,所谓友谊,是在撕的间隙中举着香槟的假笑。

邻居本来就是都市中最脆弱的人际关系, 同事、同学、同行,都比这个关系牢固,硬把最没有联系和共同点的人假装成朋友,只能靠撕逼来推动剧情。

这顶多是设置问题,真正令人胆寒的是安迪和曲筱绡所代表的富有阶层的肆无忌惮,曲把父母离婚的原因推在谢滨身上,而真实原因是她父母互相提防,母亲把资产转移到她名下,她父亲才破产,但曲毫无损失,反而立刻变成大富婆。曲真正忌惮的是谢滨知道她偷税的情况,曲站在自己立场也罢了,高级知识分子的赵医生也是非不分地协助她,逼谢滨向她道歉,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?

人可以是立体的,可以软弱,可以有各种小毛病,但被作者持认同感的主角集体没有良知没有底线惟我独尊,那只能是一部成年版《小时代》,如果非说富人的毛孔就是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,我也无话,毕竟没有机会见识过这么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富人。

难得有一部作品里找不出一个可爱的主角:安迪假,曲筱绡坏,樊胜美贪,邱莹莹蠢,小包总油,关关算是程度最轻的,木。

《欢乐颂》的作者和《小时代》的作者一样,生活环境太严酷了,太少体会到真实的情感真实的高尚,所以才会塑造了这样一批人物。